威廉希尔
商业资讯

德云社演员因病筹款 有房有车惹争议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5-06


居委会在社区各个单元楼门口的电子公告栏发起募捐倡议。


水滴筹平台上为吴鹤臣筹款的链接,目前已停止筹款。

  吴妻称没想过要筹100万;水滴筹表示相关情况将公示;律师认为,自律+监管是肃清行业乱象的良药

  近日,德云社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其亲属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上限百万元的筹款,网友质疑其有房有车,引发大众关注、质疑和探讨。

  德云社发布声明称其妻子发起筹款属个人行为,德云社内部正在开展募捐活动。

  水滴公司方面给新京报记者发来说明,“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水滴筹将持续向公众公示。”

  德云社演员住院,亲属平台发筹款惹争议

  日前,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本名吴帅)突发病住院,5月1日,其妻子张泓艺通过“水滴筹”发起筹款,筹款说明为吴鹤臣的母亲来春容所写。水滴筹平台显示,目标筹款金额100万。收款方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在平台增信补充中显示,患者家中有一辆130000元的汽车未变卖,有医保。

  筹款发出后,有网友对100万的筹款金额提出质疑,认为手术无需如此大额开销,且医保可以报销80%。还有人发现吴鹤臣生病后,张泓艺新换了昂贵手机,怀疑其私自挪用善款。此外,有网友爆料吴鹤臣家中有两套公租房及一辆车,照顾吴鹤臣时,张泓艺请了护工帮忙,多种情况让网友质疑其筹款的必要性。

  张泓艺先后发出三条关于吴鹤臣财产方面的证明和解释,但争议仍在继续。5月3日,“水滴筹”平台该项目关闭。

  5月4日,德云社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关于吴帅(艺名:吴鹤臣)病情及若干问题”的声明,表示“公司已开展内部募捐活动,且公司及郭老师本人也将继续向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对于水滴筹募捐,德云社表示,此举系其私人行为。

  吴妻:没想过要筹100万,我们不是骗钱

  吴鹤臣妻子张泓艺5月4日晚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吴鹤臣情况还算稳定,“就目前情况来看,手术费用总共花费七万元左右,住院费大致需要二三十万,医保卡可报70%-80%,就手术及住院费来说,所需花费在十几万。”

  张泓艺表示,除住院费用之外,还有很多其他花销,“未知的事情太多了,康复也需要钱,而且有很多内容医保覆盖不到。”

  面对筹款100万的质疑,张泓艺表示之前没有理解清楚“上限”的意思,并且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筹100万。“我们不是骗钱,用个人账户是为了方便,钱都是用在医疗方面。决定关闭水滴筹是因为钱够用了,那么多钱留在我们这没有意义,够花就好。”

  关于网友对房和车的质疑,张泓艺表示,网友提到的房产是公婆和爷爷名下的公租房,自己并没有权利卖,“这套房现在查价138万,如果能卖,100万出我们也认。如果往外出租,一个月房租也就1000多,并且家里有两个老人,公公偏瘫,租出去老人会很不方便”。

  其称,不卖车也是为偏瘫的父亲和吴鹤臣恢复考虑,吴鹤臣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尚未可知,需要车送医院。“我不希望吴鹤臣回来之后发现家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什么都没有了。”关于对手机的质疑,张泓艺表示手机是在吴鹤臣生病之前订的,没有挪用善款。

  张泓艺说,自吴鹤臣病后,她也辞去了工作,专心照顾他,由于双方都是独生子女,除她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护工在帮忙照顾。“按北京的价格算,这个护工工资也是很低的。”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面对铺天盖地的网络质疑,她也只有承受,“不骂我,网友就会骂他的父母,骂他,吴鹤臣现在意识很清醒,我不想让他承受这些。”

  吴鹤臣的母亲来春荣知道网上的质疑,“筹款是我发起的,家里的15万是老伴儿退休后取出来的公积金,本来想着养老,谁知一下子就花完了。确实没有办法了,不然我不会想这招。这些天家里不好过,尽量不去理会别人说什么,儿子的情况已经够让我们揪心了。”

  来春荣称,让居委会申请开家庭基本情况证明并不是要回应网络质疑,而是提交给“水滴筹”。

  5月4日,昌平区南口镇水厂路居委会出具了一份“来春荣(吴鹤臣母亲)家庭基本情况证明”,上面明确吴鹤臣父母月退休金共8000余元,父亲于2016年患脑梗,目前属于肢体重度残疾。

  有关吴鹤臣家的“两套住房”,“证明”中解释一套为吴鹤臣父母名下的公租房,面积为32.1平米,另一套为吴鹤臣爷爷名下的公租房,爷爷奶奶有五个子女,他们去世后,因吴鹤臣父母家房屋面积小,因此准备给吴鹤臣作为婚房临时使用。另外,证明中写道,吴鹤臣父母有一辆老年代步车和一辆电动自行车,新车总价值。家中15万元存款已经全部用于吴鹤臣治病,此外没有店铺、有价证券和其他财产。

  5月5日下午,水厂路居委会主任苗广义向记者证实这份“证明”的真实性,并称该证明是出自他手,“来春荣(吴鹤臣母亲)是我们这里老居民,退休前就在居委会工作,多数社区居民也认识,家里情况大家一清二楚。”“家里条件本来就不行,这肯定是硬撑了这么久没办法了才想出这办法。”

  水滴筹: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等将公示

  水滴筹方面向新京报记者发来书面回应称,5月1日22时,患者吴某的妻子在平台提交相关求助信息。次日晨,水滴筹与发起人取得联系,要求其补充、公示当地(居/村)委会开具的患者家庭经济情况证明等更多相关证明材料和增信信息。此后,水滴筹对患者病情等情况进行核实,确认患者病情属实。

  水滴筹方面表示,截至筹款结束,该项目筹得147959元,5269人次参与赠与,暂未申请提现。发起人正在补充更多证明材料。如发起人申请提现,水滴筹平台会进行公示。后续公示若无异议,水滴筹会将此款项直接汇入医院对公账户,用于患者后续治疗,若有结余,剩余款项将原路退还赠与人。关于患者治疗情况和款项用途,水滴筹将持续公示。

  记者自水滴公司官方获悉,水滴筹是一个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也是网络大病筹款0服务费模式的开创者。截至目前,水滴筹已成功为几十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提供了免费的筹款服务,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20亿元,捐款人次超过4亿次。

  水滴筹作为募捐平台,审核的严格程度受到质疑。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认为:“如何规范互联网慈善及个人求助行为,不仅关乎患者的利益,也关乎网络筹款平台的信任度。因此,想要构建良好的行业生态,各家互联网服务平台就必须更主动地担负起监管的责任和义务,避免因为越来越多被曝光的个体事件而损伤整个行业的形象。”

  ■ 疑问

  平台是否对信息严格审核?

  伴随着德云社演员募捐事件的发酵,其使用的水滴筹平台也陷入舆论中心。

  新京报记者自水滴筹APP了解到,筹款需要提供五部分材料:1、发起人信息;2、患者信息;3、收款人信息;4、医疗证明材料;5、增信材料补充。填写基本信息后,APP可自动生成求助说明,除介绍筹款人基本信息外,会有比如“看着家人因我而受苦,我就禁不住心酸”“收到的每一分钱都是我活下去的一份希望”等范例。

  另外,平台并不强制筹款人提供个人财产证明等资料,筹款人可以在提供增信材料时自主决定是否补充这部分资料。

  新京报记者随机采访了解到,完成捐款后,捐款者不能看到自己捐的钱的实际使用情况。

  在信息核实方面,水滴筹平台声明:若信息不实,由发起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5月5日,水滴公司方面回复称,当前车产、房产、存款等家庭经济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核实途径。水滴筹要求发起人向赠与人最大化、真实地公示患者的疾病情况、治疗花费情况、家庭经济状况(主要是房产、车产等信息)、预期款项用途以及享受医保、商业保险情况。同时,水滴筹将第三方验证机制、监督举报机制与平台审核机制相结合,对患者情况进行核实。

  平台是否应对审核负责?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慈善联合会法律顾问张凌霄告诉新京报记者,吴鹤臣亲属在水滴筹发起捐款是一个明确的个人求助行为,我国法律对于个人求助行为并没有禁止。“德云社没有公开募捐资格,但德云社面对内部员工发起的定向募捐,是法律允许的。”

  水滴筹平台有没有责任?张凌霄分析,通过此次在水滴筹的筹款页面,可以看到“该求助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真实性由信息发布者负责,水滴筹提示您了解详情后方可进行帮助”的提示信息。“可以说,水滴筹履行了风险提示义务。”

  “相较于传统的求助方式,高效、便捷的互联网服务,更大程度地为公众求助或帮助他人提供了便利和保障。然而,在成效显著的背后,也存在着一些乱象。病情夸大、造假诈捐、筹款过多、隐瞒实际家庭背景、炒作营销、平台核实和监管机制缺位、收取费用等舆论频见报端,屡屡遭受公众的质疑。”张凌霄认为,对于大病救助行业,需要各方面的呵护和成长,法律完善、政府监管、平台风控,缺一不可。因此,“自律+监管”,是真正肃清和整顿行业乱象的良药。

  新京报记者 阎侠 张静姝 蒲铮铮 实习生 刘达 徐丹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钉钉、陌陌、探探暂停更新动态一月 此前探...

  • 去年中国跨境电商零售进出口额增50% 电...

  • 易会满:近期中国股市有波动 长期走势看基...

  • 最低工资标准上调窗口开启 京鲁...

  •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220kV变电站已开建...

  • 美国3月成屋签约销售环比增加3.8% 房...

  • 百只次新股超3成去年业绩下滑 多家公司股...

  • 宝马也收金融服务费40万买宝马交万元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