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希尔
商业资讯

信息量巨大 康得新二次回复“甩锅”银行、工作人员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5-12


新京报讯(记者 肖玮)122亿存款去哪儿了?逾21亿设备采购款去哪儿了?深交所就此连连追问,分别于4月30日和5月7日下发两份关注函,但始终没有“逼出”巨额资金的去向。


5月10日晚间,上市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康得002450)披露对深交所第二份问询函的回复,在第一次回复没得到深交所的满意后,*ST康得披露了更多的内容,包括“公司没有(资金)内部划转的原始材料”“要求西单支行公开联动账户的全部运行情况”“无法确定资金是否已被占用”,但始终没有对巨额资金去向给出定论,反而频频“甩锅”银行和工作人员。


申请追加西单支行作为被告 无法确定资金是否已被占用


瑞华会计所曾在*ST康得于4月30日披露的2018年年报中表示无法保证公司货币资金的真实性、准确性和披露的恰当性。


瑞华会计所在第一次关注函的回复中补充说明称,康得新及其下属的三家全资子公司于2018年年末账面显示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银行存款总余额为12,210,067,986.20元,网银记录显示余额与公司财务账面余额记录一致,但与银行回函显示的“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09,443,476.52元”不一致,而在向北京银行了解联动账户信息的过程中,北京银行工作人员在电话回访中未予回复。


在二次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ST康得说明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及公司、主要子公司加入该协议的原因,而该协议正是前述“联动账户”产生的原因,也为康得投资集团对子公司资金实现上拨下划提供了可操作性。


*ST康得表示,2018年4月,康得新发行第一期、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发行金额总计15亿元,西单支行作为两次发行的主承销商之一,在两次发行募集说明书中确认了截至2017年9月30日康得新的货币资金为1,891,607.31万元。作为《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主办行,西单支行隐瞒了货币资金存放的问题,并未提示公司。


*ST康得称,直至公司无法按期兑付本息,公司收到法院财产保全文书后,才发现康得新及康得新光电西单支行账户的实际余额为0,公司新一届董事会成立后针对上述情形开展自查,得知了康得新及其下属子公司曾经参与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但是,公司时任财务人员亦无法说明康得新及其下属子公司加入《现金管理合作协议》的原因。


*ST康得进一步表示,考虑到联动账户背后成因的不透明性及资金划拨程序的复杂性,而且,西单支行亦不配合开展进一步调查,公司无法通过康得新及其下属3家公司的账户了解到联动账户内部运行情况。为了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公司已向证券及银行监管部门投诉,在有关诉讼中向法院申请追加西单支行作为被告。


对于资金是否被占用,*ST康得回复称,康得投资集团有机会从其自有账户提取康得新账户上拨的款项。但是,由于康得新自己账户的对账单并不反映账户资金被上拨的信息,公司没有内部划转的原始材料,所以康得新及其下属公司无法知悉是否已经发生了与康得投资集团的内部资金往来。公司不排除公司资金通过《现金管理合作协议》被存入康得投资集团及其关联人控制的账户的可能性。


其表示,由于公司无法核查康得投资集团账户的现金流动情况,公司目前无法确定公司资金是否已经被康得投资集团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要求西单支行向监管机构和市场公开联动账户的全部运行情况。


曾就存款资金问题与北京银行举行现场会议


根据关注函回复显示,2019年3月19日,*ST康得新一届董事会(注:公司于今年3月初进行了董事会换届,“老董事”全部离任)、管理层及聘请的咨询机构、注册会计师等相关中介团队与西单支行在北京举行了现场会议。


在上述会议中,北京银行答复称,除《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外,西单支行与康得投资集团和康得新没有签署过其他任何的协议;目前西单支行提供的现金管理系统为了方便康得投资集团的现金管理,康得投资集团开立联动账户后,康得投资集团子公司也可以加入到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内并开立账户,可以实现上拨下划功能。


5月9日,北京银行总行曾对新京报记者称:“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与康得新订立的《现金管理合作协议》,是各方依照《合同法》相关规定,本着自愿、平等原则签署。合同订立的行为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不过,*ST康得表示,西单支行并未回答会议上提出的其余几个问题,包括当第三方机构如会计师函证时,如何知道资金证明记载的是实际余额,还是显示余额,以及“请西单支行具体介绍任意一笔该联动账户内部划转资金的流程”等。


*ST康得称,在2019年3月19日举行的双方现场会上,公司董事及管理层已经指出了西单支行提供上述现金管理业务服务,很有可能导致了康得新与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的资金混同,并质疑西单支行的做法违反《上市公司治理准则(2018)》第68条关于上市公司独立性的要求,即,“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上市公司应当实行人员、资产、财务分开,机构、业务独立,各自独立核算、独立承担责任和风险”。但是,西单支行并没有正面回复公司董事及管理层的质疑。


与中国化学赛鼎无关联关系 签约工作人员拒绝配合访谈


在第一份关注函的回复中,*ST康得表示,2018年6月10日,公司子公司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康得新光电”)与中国化学赛鼎宁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化学赛鼎”)签订《采购委托协议》,并于2018年7月至11月期间累计支付中国化学赛鼎采购预付款21.24亿元,但截至目前,康得新光电暂未收到上述委托采购交易项下的任何设备。


深交所要求*ST康得对照《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0.1.2条、第10.1.3条和第10.1.6条,逐条说明公司与中国化学赛鼎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并说明支付大额采购预付款的合理性。


在二次回复中,*ST康得就中国化学赛鼎是否直接或者间接控制公司等7种情形进行说明,结论均为“没有关联关系”。


此外,*ST康得表示,公司新一届董事会自成立以来,已经访谈了当时签署采购委托协议的具体工作人员,但是相关工作人员拒绝作出正面答复“委托中国化学赛鼎进行采购的原因”,无法了解交易背景。


此外,之所以在未交付任何采购设备的情况下,直至2018年11月28日仍支付5000万元预付款,*ST康得表示这是因为,采购委托协议及补充协议内所供设备大部分外购件需要从国外采购,国外客商要求全额付款后发货,被委托人资金压力较大。


对上述问题,*ST康得称,公司新一届董事会自知悉该等委托采购交易以来,即始终秉持怀疑态度,怀疑该等预付款存在不符合商业逻辑的安排,其商业实质异常。


对于这笔款项的去向,中国化学赛鼎的回复却“出人意料”,其表示钱已经回到*ST康得了。


根据关注函回复显示,今年5月8日,*ST康得收到了中国化学赛鼎的回函显示,设备供应商收到货款后已直接或间接将该批货款汇入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账户。康得投资集团书面回复中国化学赛鼎称,供应商已将预付款转付给康得投资集团,康得投资集团将该等货款暂借给康得新。


对此,*ST康得表示,未收到过任何康得投资集团给付的采购委托协议项下退款,公司亦未从康得投资集团获知关于该等预付款已经退回给康得新的任何形式的确认或者支付凭证。鉴于公司目前未收集到其他确凿的相关证据,出于谨慎考虑,公司董事会不排除控股股东存在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


记者联系邮箱:xiaowei@xjbnews.com


新京报记者 肖玮 编辑 程波 校对 范景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钉钉、陌陌、探探暂停更新动态一月 此前探...

  • 去年中国跨境电商零售进出口额增50% 电...

  • 易会满:近期中国股市有波动 长期走势看基...

  • 最低工资标准上调窗口开启 京鲁...

  •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220kV变电站已开建...

  • 美国3月成屋签约销售环比增加3.8% 房...

  • 百只次新股超3成去年业绩下滑 多家公司股...

  • 宝马也收金融服务费40万买宝马交万元服务...